联系我们

江苏省苏商发展促进会秘书处
电话:025-86950118
传真:025-86950112
邮箱:sshpx@163.com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汉中门大街1号金鹰汉中新城29楼

活动报道

当前位置:主页 > 商会动态 > 活动报道 >

十年打造一家“灯塔工厂”!上汽大通凭何成为中国制造领跑者?

时间:2021-09-29 10:56 来源:苏商会 作者:顾璐璐

 

上汽大通
 
对于中国制造企业来说,2021年注定是不安宁的一年,在疫情反扑和能耗“双控”的双重加压下,制造业该如何突围?
 
一直以来,汽车行业以技术含量、智能化程度和产业集中度较高著称,成为高端制造业的代表。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公布了引领创新的最新一批工业4.0“灯塔工厂”名单,上汽大通MAXUS C2B工厂成为全球范围内唯一也是首家入选的中国整车企业,与德国宝马集团齐名。
 
9月27日,由江苏省苏商发展促进会主办,上汽大通汽车有限公司承办的“2021苏商数字化学习之旅”活动走进上汽大通MAXUS C2B工厂。制造企业如何通过数字化转型弯道超车?数字化转型的价值和魅力又在哪里?带着这些问题,来自全省的60多位企业家齐聚,共同找寻企业数字化转型背后的成长逻辑,共同探索数字化转型中的价值创造路径。
 
上汽大通
 
解密上汽大通,汽车行业的“创新者”
 
搭建全新购车智能选配器“蜘蛛智选”、实施全球首家C2B大规模个性化智能定制、建设工业4.0“灯塔工厂”、推出上汽大通新能源自主品牌……梳理上汽大通的发展历程,我们能够看出,上汽大通所走的每一步都担得起行业“创新者”的角色。而颠覆传统的背后,是专属于上汽大通的数字化转型实践之路。
 
潘雪伟
 
活动现场,上汽大通汽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上汽大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潘雪伟作主题演讲,分享了上汽大通如何通过数字化转型实现持续增长,同时揭开了“灯塔工厂”的智造秘密。
 
提到上汽大通,就不得不说C2B模式,这是上汽大通通过数字化转型,完成的一次业务模式和商业模式的行业创新变革。这是由“用户驱动企业生产”的一种“定制化”模式,颠覆以往车企驱动的B2C造车模式。
 
上汽大通的C2B模式由两大重要载体构成,即:数字化平台和智能工厂。通过智能定制再造流程,真正践行“由用户选择”的理念。
 
在上汽大通MAXUS C2B工厂内,无处不在诠释着数字化赋予制造的无限可能性。在这里,定制化与交付时效之间的矛盾不复存在,3分钟就可以为自己量身定制一辆个性化汽车,20天即可完成交付。
 
参观“灯塔工厂”
参观“灯塔工厂”
 
上汽大通为什么要做C2B?要想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了解上汽大通的背景。
 
潘雪伟表示,作为中国最大的整车生产企业,上汽集团一直在思考转型方向,即怎样从卖车企业走向车生活企业。
 
2011年,上汽大通诞生,那不是汽车行业最好的时候。面临行业白热化的竞争,上汽大通必须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发展之路。2015年底、2016年初,上汽大通开始进入C2B,当时的定义是:大规模个性化定制。此举底气何来?上汽大通拥有定制化基因,商用车客户大量的定制化需求,给了上汽大通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的勇气。在此之前,汽车市场基本被合资品牌垄断,而上汽大通通过C2B模式,走出一条与合资企业产品差异化的最优路径。
 
换言之,上汽大通选择C2B的背后,是整个上汽平台和体系的保障。上汽大通有足够的发挥空间,做出与其他竞争对手不一样的产品。
 
在内部集团战略布局和外部生存压力的多重因素下,上汽大通依靠数字化平台和智能工厂,再造流程,真正实现“由用户选择”理念,走出了一条差异化发展的创新之路。
 
“用户为王”,重新定义汽车行业“定制化”
 
你能想象,当汽车可以“量体制造”“私人定制”,是什么体验?五年前,当上汽大通率先实现定制化时,“定制化”还只是很多豪华品牌的“专利”,豪华车的定制化虽然解决了客户个性化问题,但同时带来的是成本高和时间长的问题。
 
不过,上汽大通的定制化却逆道而行。以用户和数据为核心点,从根本上解决消费者个性需求的同时,还会在成本上加以优化。如何做?其背后,是数字化平台的支撑。
 
首先是数字化运营体系。上汽大通不是闭门造车,产品开发真正由“客户驱动”。在上汽大通的自建平台上有700多万粉丝和用户,从产品定义、设计、验证、质量问题解决包括定价都让客户深度参与决策。自建“工程师问答平台”,500多位核心产品开发工程师实时在线与客户直接互动交流。通过“数字化运营体系”把决策权交给客户,真正实现用户驱动。
 
其次是数字化营销体系。作为面向用户的互联网产品营销平台,“蜘蛛智选”实现了从用户到营销端到研发制造到售后的全面打通,所有的数据,从用户数据到B端的生产制造数据以及售后数据也都实现了端到端的贯穿,这样就能够保证用户的个性化产品定制得到快速响应和实现。“蜘蛛定制”可以实现上万亿种的个性化组合,完美诠释了自由定制、极客配车的概念。
 
最后是数字化研发制造体系。为了高效准确地生产出独一无二的车辆,上汽大通对制造研发体系进行了革命性颠覆。利用工业互联网技术推倒重构了生产组织方式,建立了贯穿用户、经销商、主机厂和供应商的数据一体化平台和柔性智能制造体系。不增加成本和时间的前提下,在流水线上实现了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生产,从下单到交付最快仅需20天。
 
目前,上汽大通通过数字化建设出蜘蛛定制、房车生活家、我行MAXUS、经销商知乎、i大通员工等多数字化平台。上汽大通就是要和用户以数字化方式直接沟通,时刻环绕在客户身边,让客户来驱动企业,从而激发企业激情和驱动力。
 
在交流中,当提及上汽大通未来的数字化蓝图时,潘雪伟说:“我们做C2B转型不是为了做数字化,而是在转的过程中,慢慢实现了数字化。用户+数据,一直是上汽大通发展的关键词。因为我们要直连用户、直连经销商,我们要卖好产品,还要做其他的创新业务,要把业务的利润增加,这些才是我们的根本目标。”在他看来,今年刚满10岁的上汽大通还很年轻,在坚持以“人”为本,以“数”为核的背后,如今的上汽大通正用实力助推中国制造数字化转型,而它自己,也已成为足以改变世界汽车行业发展的一股中国力量。
 
化危为机!问道数智驱动苏商新未来 
 
上汽大通的数字化转型无疑像黑夜里的灯塔,为众多踌躇不前的制造企业照亮前进的方向。数字化转型下的制造体系该如何搭建?人工与智能化之间的矛盾如何解决?数字化如何实现企业降本增效?活动现场,大家就目前企业面临的种种问题抛出问题,在“生存危机”中找寻生机。
 
杨子晋
 
江苏翔晟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子晋:上汽大通的定制化过程中,是否可以按照用户图纸操作?
 
祁高航
 
上汽大通轻型车华东二区&华中大区总经理祁高航:上汽大通完全可以用户图纸进行定制化生产,只要符合法规,我们也可以跟客户一起完成操作,我们在C2B模式第二年就实现了。
 
吴晓强
 
南通科星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吴晓强:请问上汽大通对上游供应商有没有支持扶持的措施?
 
潘雪伟:这是我们目前的重点项目之一,C2B是用户到企业,但我下游还有供应商,B端包括主机厂和所有供应链,我们正在打造i大通供应链APP。未来,成本、库存、质量、成本、盈亏等数据都将全透明。这个事情是上汽大通必须要做的。
 
孙立宇
 
吉凯恩(丹阳)工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孙立宇:请问上汽大通的数字化建设,未来的规模目标是什么?在全自动的智能车间里,如何让工人在数字化过程中有参与感?
 
潘雪伟:关于规模目标。我们把C端用户的产品数据收集过来,再通过B端对车辆进行生产和维修,帮助销售顾问把车交付好。什么时候拿到车?这个问题虽简单,但对整个供应链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供应链上所有企业的库存和生产能力都要无缝衔接,中间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就无法实现。
 
关于参与感。以采购人员为例,在数字化转型前,员工没有对数据进行采集和分析,数字化转型后,采购员只要坐在电脑前看大屏就可以。每个采购员在处理数据时的速度,我们可以通过后台进行监测,通过排名的方式提高效率。
 
张连斌
 
鼎科新材料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连斌:能不能介绍上汽大通在以客户为中心过程中的经验?
 
潘雪伟:上汽大通数字化转型的思考是能否为企业提升效率。在数字化转型之前,我们与客户的连接成本太高,我们找客户很难,客户找我们也很难。有了数字化的工具后,连接的代价越来越小。我认为,企业做数字化就是为了降本增效。数字化不能一蹴而就,要根据企业实际情况,一步步走。
 
付翰文
 
南京绿萝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付翰文:在数字化平台建设过程中,上汽大通最关心什么?在整个数字化过程中有没有5G的应用?
 
潘雪伟:在数字化平台建设过程中,我最关心业务人员懂不懂IT,不懂业务的IT做不好数字化。当数字化产品建立后,我更关注数据运营和产品运营。关于5G的应用,现在还没有推到市面上。
 
汤华军
 
金轮蓝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汤华军:作为一家专攻制造配件的企业,我们在思考,是否可以搭建场景化的平台,目前我最大的困惑是如何从数字化、智能化方面去配合场景的搭建。想请问潘总在这方面有何想法?
 
潘雪伟:我觉得,往往没有答案反而是件好事,有了答案就是竞争,蓝海也就消失了。制造企业的场景,本质是产业链的融通,场景就是从原来的卖一个变成卖一群。上汽大通为什么做C2B,因为有很多人喜欢改装,与其你自己改装,还不如我帮你做。今年,对于制造企业来说,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面对新一轮的发展周期,我们都应该思考企业接下来的发展。
 
俞静
 
南京东润特种橡塑集团总经理俞静:我们是生产医用手套的,目前包装特别费人工,接下来我们想把包装在线上完成,想请教,是否可行?
 
潘雪伟:在全自动包装方面,菲尼克斯可以提供整套的方案,很有话语权。上汽大通也有很多做设备的供应商,可以推荐给你,后期可以相互拜访,一起完成。
 
不确定时代下制造企业的四个生存法则
 
俞文勤
 
点评:江苏省苏商发展促进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俞文勤
 
越是外部环境艰难困苦的时候,越是真正拉开与同行和竞争者差距的过程。
 
大企业有大企业的难,小企业有小企业的难。上汽大通生在上汽的集团里,所有人都认为它会过得很舒服,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对于制造企业来说,即使是行业龙头,目前不要奢谈平台、生态。要想活下来,首先要做专、做精、做深,先做深再想做宽的事。当下的制造企业,如果深度不够,可能都活不到下个周期。做专精特新是最难也是最正确的事,而我们,必须要做难而正确的事情。
 
今天是我第三次来到上汽大通,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现在有很多企业家,真正忘了做企业的目标。一方面,我们要根据国家、行业的发展趋势,深刻领会,跟上时代,跟上潮流,但另一方面,时代潮流却一直在更替。在这个过程中,企业家需要设定自身企业的发展目标。今天,大通给了我们解释,就是要紧紧地把用户主义、顾客主义、市场主义变成我们始终不变的东西。
 
我一直建议做企业要有四梁八柱,要有一套基本的主体框架。一是实业主义。当下的企业家们,只要坚持在实体领域做事,还是有发展机会,基本不会有大的风险。二是专业主义。制造企业要谨记,必须先做深,先在行业里做好,做成专精特新,隐形冠军,再考虑做宽。三是长期主义。企业家一定要有长期的战略定位,不要讲一百年,但最起码要有十年发展的中长目标,不能只顾眼前。四是共生主义。现在制造业企业大部分在垂直领域,但也有企业有条件成为垂直生态,有条件的企业是可以在这条路上钻研。我认为,上汽大通就有这样的条件做成生态链。上汽大通的模式跟小米没有太大区别,他们的模式都是在艰难中前进,上汽大通的模式一定会走得长远,这是制造业从深向宽的范例。
 
苏商会作为“实业会”,今年一直在做一件事:推动会内的企业融通发展,大中小企业融通合作。我们希望加入苏商会的会员企业把生意做好,让自己上下游的企业生意更好做,利润不再像刀片那么薄。
 

在线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