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江苏省苏商发展促进会秘书处
电话:025-86950118
传真:025-86950112
邮箱:sshpx@163.com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汉中门大街1号金鹰汉中新城29楼

会员风采

当前位置:主页 > 会员风采 >

113亿元!提前完成全年目标!“中国最赚钱船厂”又火了

时间:2021-03-12 17:21 来源:苏商会 作者:陈芝超

 

扬子江船业
 
当你还在忙着审计发布去年全年的财报,有的人却已经提前交上了2021年的答卷。
 
近113亿元!3月5日,扬子江船业集团传来重磅消息,集团发布公告称,近期接获31艘新船订单,合同总价值17.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2.95亿元,而这些新船绝大部分将在2022年至2023年交付。
 
经苏商全媒体梳理,算上一月之前斩获的29搜新船订单,截至目前,扬子江船业共斩获“60艘,总计30.4亿美元”的订单,超过了2020年全年18.2亿美元的接单量,并且提前完成新接订单30亿美元的年度第一项奋斗目标。
 
“提前完成全年目标“——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一经传来,不仅是对疫情以来扬子江船业迎变向上,逐浪而行的肯定,也为中国制造业的突围注入一剂“强心针”。
 
“船王”的一个小目标 提前完成了
 
任元林
 
许久未露面的“船王”——扬子江船业名誉董事长任元林在新年伊始订下了一个“小目标”。
 
2月23日,在扬子江船业集团的2020年度总结表彰大会暨2021年度工作会议上,任元林的一句“新接订单在20亿美元目标的基础上,争取超额50%达到30亿美元!”,激起了在场所有人的志气,他的高调发声里充满了对扬子江船业的期待。
 
事实上,在2021年前两个月,扬子江船业将今年的接单目标定位20亿美元,如今“船王”将目标上涨至30亿美元,如同一颗石子投入汹涌的市场之中,扬子江船业引发舆论关注。
 
但“船王”的“小目标”并不是纸上谈兵,而是基于对扬子江船业业绩的信心和对造船业趋势的准确预判。
 
早在今年的前两月,频频传来的订单捷报已奠定了扬子江船业的坚定信心。2021年1—2月,扬子江船业集团已承接了29艘总计13亿美元新船订单,这意味着其已完成了20亿美元目标的65%,而与集团争取超额完成的30亿美元目标相比也已完成了43%。
 
另一方面,外部环境形势的利好也使造船需求或出现恢复性反弹,随着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转弱,世界经贸运行将重回正轨。
 
除了“30亿美元”的小目标外,在任元林2021年的计划清单上,需要完成的目标还有很多,创新、不脱期、业务拓展、项目建设......或守正,或创新,一个个小目标勾画出扬子江船业2021年的发展蓝图。
 
“科技创新要有新成效;如期保质完成全年开工、上台、下水和交船的各大节点,继续保持扬子江造船从不脱期的美誉;继续实现全年利税超50亿的效益目标;扬子长博基地启动造船和建设大型钢构基地的改造;二手船半成品船业务拓展有成效;江阴临港LNG产业园项目建设有突破;化解不良和诉讼减损实现年度目标;拓展投资理财渠道,让存量资产处置有新亮点;履行社会责任,积极参加地方经济建设。”
 
在“船王”的总结讲话里,人们知道,这艘已经行驶了40余年的巨轮,正在驶向更远更深的海域。
 
“后浪”接班 不同于父辈的掌舵者
 
任乐天
 
“船王”鲜少露面,与之相对应的,走向台前、面对镁光灯的则是“船王”的儿子——扬子江船业董事长兼总经理任乐天。自去年4月正式接棒任元林,掌舵扬子江船业以来,任乐天一直备受关注。人们期待这位80后少帅能冲破父辈光环,带领这艘巨轮继续乘风破浪。
 
这样的关注与质疑并不鲜见。近年来,江苏民营企业迎来了“二代接班潮”,笼罩在父辈的光环之下,由于两代人的生活环境与人生态度的差异,不少“后浪”在接班的过程中屡屡折戟。正如财经作者吴晓波感叹的那样:“年轻的子辈涉足其中,无异于小白兔闯进黑森林。”
 
但对于扬子江船业而言,前浪与后浪的代际传承显得顺利许多。一方面,“船王”任元林给予“后浪”以耐心与信任,另一方面,任乐天也并不是吴晓波口中的“小白兔”。行业垂直媒体Seawaymaritime曾就“接班”问题,向任元林抛去疑问,“船王”则表示:“放手让年轻人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对任元林来说,任乐天并不是毫无经验的“小白兔”。从英国伦敦南岸大学硕士毕业回国后,任乐天便进入扬子江船业集团工作。从基层一步步脚踏实地,先后担任过翻译、施工员、分段车间主任、项目组副总指挥等职务。自2006年起,任乐天开始担任扬子江船业集团各级业务部门的管理职务,并于2015年5月1日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全球经济下行趋势不减,造船业遭遇寒冬。形势严峻下,任乐天带领扬子江船业逆风而上,取得不俗成绩。此前不久,扬子江船业集团发布2020年全年及第四季度业绩。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扬子江船业集团总收入为148.41亿元人民币,归属于股东净利润为25.16亿元人民币,全年接单18.2亿美元,第四季度净利润超过7.5亿元,毛利率大幅增长至24%,“中国最赚钱船厂”名不虚传。
 
对此,任乐天表示:“我们很高兴能够取得良好的业绩,尽管2020年经历了疫情爆发,我们仍将继续为股东创造价值。扬子江船业集团依然保持着良好的财务状况,扬子江船业集团将在研发方面不懈追求,不断为新造船市场创新和引进优质高效的船舶,并抓住经济逐步复苏的机遇,逐步探索新兴市场。”
 
扬子江船业
 
任元林与任乐天,守正与抱新,在这两代造船人的身上均有所显现,而扬子江船业的代际传承也为当下民营企业解决接班问题提供了可供参考的样本。
 
“大海不干 就要造船”
 
今年两会,在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工信部原部长苗圩一番预测引发人们对“中国制造”的热议。他表示:“在全球制造业四级梯队的格局中,中国仍处于第三梯队,实现制造强国的目标至少还需要30年时间。”
 
中国制造业,究竟该何去何从?民营经济究竟该如何破局而出?一时间,这些问题再次被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优化营商环境、打造民营经济公平竞争环境、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代表委员们的声声疾呼如在耳畔,而对于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而言,一个更为关键的议题关乎企业的内生发展,即如何重塑新时代的企业家精神。
 
在“船王”任元林与任乐天的身上,我们看到了厚植于扬子江船业企业土壤中的内在精神,而这份创新、实干与勇担重则的企业家精神也支撑着这家民营造船企业在时间的长河中始终熠熠闪光。
 
回想上世纪,扬子江船厂里的那个小小烧焊工凭借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善于经商的头脑以及勇于改革的魄力,成为一家船厂的“掌舵者”。迎战亚洲金融风暴,提出大胆的申请——将扬子江船厂民营化。随着江苏扬子江船厂有限公司的正式挂牌,中国第一家由国有船厂改制而成的民营造船控股公司正式诞生。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国有企业改革的浪潮中,任元林这一颇为大胆的举动,称得上是可被载入历史的一大创变。彼时各地中小企业的探索改革遍地开花,风起云涌之中,趁着时代机遇,任元林大刀阔斧地以渐进式改革,走上了一条产权清晰、机制灵活的道路。
 
危中求变,任元林总是将低谷视为触底反弹的机遇。2017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表示:“市场好的时候,大家都差不多,市场低迷时我们反而走得快。”金融危机的阴霾下,造船业遭遇重创,但扬子江船业却在重创中重塑。
 
调整产业结构、成立合资公司、苦练内部管理......扬子江船业在任元林的指挥下,实现了“巨轮”的灵活转身,对当时频频遭遇破产重组的中国造船行业而言,扬子江船业再次改写了历史。
 
值得一提的是,长年专注主业造就了扬子江船业稳健的财务状况和强大的现金流,这也支撑着扬子江船业集团成功抵御金融危机等外在风险。
 
在去年6月至8月其间,扬子江船业曾两次发布“悬赏公告”,高达讨回债务30%的奖励被媒体称为“重金悬勇夫”之举。
 
扬子江船业
 
“在造船中间要深耕,要做强做精。大海不干就需要航运,航运就要造船。”2017年在接受苏商全媒体“实业强国·实力苏商”系列访谈之时,任元林的一席话令在场所有人动容。这份与海相系的情怀,这份立志主业做精做专的坚守,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固执,但却彰显着一位实业家的胸怀与抱负。
 
2020年,对于任乐天而言,这位年轻人面临着与父辈同样的危机。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暂停了一切,这位少帅却主动化危为机,复工不久后,就交出了一份可圈可点的第二季度成绩单。
 
社会企业家张謇曾言:“一个人办一县事,要有一省的眼光;办一省事,要有一国之眼光;办一国事,要有世界的眼光。”当越来越多张謇式企业家走上舞台,以敢担当、能作为的崭新姿态于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逐浪而行,这份历久弥新的企业家精神正支撑着他们闯过一道又一道关卡,实现一个又一个梦想。
 
海浪奔涌,乘风破浪;逆风无畏,迎变突围。一艘巨轮,正在驶向深海。你若问我,扬子江船业的未来在何方,我指向大海的方向。
 
 
参考资料:
航运界:《任乐天正式接替任元林,扬子江船业新掌舵人“上线”》
国际船舶网:《30亿美元订单!扬子江船业定下小目标》《31艘113亿元!扬子江船业提前10个月完成全年接单目标》
Seawaymaritime:《子承父业!任乐天接任扬子江控股董事长》
苏商会:《船王任元林:大海不干,就要造船》
中国船舶网:《扬子江船业,真敢吃螃蟹!》
 

在线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客服